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 >
《证券法专题》课程习作丨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报告制度——《证券法》第77条第二款立法目的研究

编辑说明:

新修订的《证券法》自2020年3月1日实施。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春季学期,我给研究生开设了《证券法专题》课程。因《证券法》修订涉及了很多新条款,如何理解,尚无定论。我安排学生对于此次《证券法》修订的相关条款进行了专门研究,将研究成果作为期末论文提交。对于最终成果,我并不满意。虽然我对每篇论文都进行了指导,但就结果来看,除了少数几篇之外,绝大部分尚不能达到学术发表要求。但大部分文章较为全面地收集了材料,有些也体现了一些有意思的想法。

利用暑假空闲期间,我们将大部分期末论文用北大金融法研究中心的公众号发布,希望对未来研究者有所帮助。

学生习作,错误在所难免,欢迎读者指正。

本次发布的所有文章,均得到了作者授权,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彭冰

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报告制度

——《证券法》第77条第二款立法目的研究

作者:江南

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非法学)

摘要:新《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所规定的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的报告、公告制度是本次《证券法》修订中新增的内容。对比《证券法(三审稿)》第八十五条可以发现,新《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仅保留对上市公司分立或被合并应当向证监会报告并予以公告的要求,却删去了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报告、公告制度的具体内容与要求。导致新《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从节点上来说,环节不明确;从内容上来说,要求不具体。而究其立法目的,也并未发现新《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在实务中的指导意义,反而与审批制度改革“放管服”的精神相悖。综合各方面来看,新《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更类本次《证券法》修订中的一则僵尸条款,保留无意,建议删除。

关键词:上市公司分立;上市公司合并;行政许可

2019年12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此次修改算得上是《证券法》的一次“大修改”,增加不少新的内容。如:针对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新增的向证监会报告并公告的制度。此制度首次出现是在《证券法(三审稿)》。《证券法(三审稿)》第八十五条规定,“上市公司分立或者被其他公司合并,应当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报告,并予公告。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发现上市公司分立、合并报告书、财务顾问报告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应当及时告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不得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分立、合并事项。”而《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上市公司分立或者被其他公司合并,应当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报告,并予公告。”则仅保留了《证券法(三审稿)》第八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删去第八十五条第二款就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报告、公告制度的具体内容与要求。此举导致《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极为不明:其一,环节不明确,仅要求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时要证监会报告并公告,却一方面未能明确报告、公告发生在公司分立或者合并程序中的哪一环节;其二,内容不明确,仅要求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时要向证监会报告,却未明确上市公司应当向证监会就分立或者被合并事项报送哪些内容。如此简洁的立法方式难以从条款内容去理解新增制度的现实意义,故本文尝试从立法目的探究的角度来考察为何《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要新增上市公司分立、被合并的报告、公告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