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买房故事 >
故事:为爱嫁大十岁二婚男人,谁料他把我们买房钱,全给前妻女儿

1

周六下午。

章小刚脚搭在桌面,挖鼻孔时无意间翘起了小手指,粉色指甲油赫然入目。

秦骁接水经过瞥了一眼,“咦,淼淼的指甲油换颜色啦?”

强子闻言,伸长脖子望了一下,“还不就是,前两天还是黑色款的。”

又一哥们起哄:“你们别说,粉色指甲油和章店长很配哦。”

一众小伙嘻嘻笑。

章小刚骂道:“笑个屁,等你们养了女儿就知道了,恨不得把你每根头发都扎个小辫……”

正说着,秦骁瞧见章小刚的脚从桌子上挪下,还扯了扯皱巴巴的衬衫,便知有生意上门了,朝大伙嘘了一声,自己忙往外走,撑开玻璃门。

一辆福特已停在店门前。苏洛拔了钥匙,跨下车。

她约莫二十七八岁,高挑个子,淡妆,休闲打扮,松松软软的丸子头,墨镜很随意地立在头顶,肩上挎着LV小包。

她身边的男人,虽保养不错,无肚腩,发量也还行,但至少也是四十出头了。

前两天,苏洛携罗成第一次现身后,店里小伙们已经八卦过了。

见这二人大大方方,无丝毫避嫌或心虚,小伙们肯定他们“关系正当”,八卦焦点停在,罗成有无孩子,前段婚姻对他们现在的购房行为是否构成障碍。

归根,小伙们讨论的焦点还是这笔买卖的胜算有多大。

再次见到苏洛和罗成,秦骁心里稳当了一些。

打过招呼后,苏洛开门见山:“上次地铁北站附近那套Loft,我们还想再看一下,请问方便吗?”

苏洛是做旅游的,自己经营着一间旅行社,同是服务行业,她比其他人更懂销售的艰辛,因此言辞间很是客气。

这也是小伙们感慨的一个原因:多好的姑娘,又漂亮又不差钱,她是怎么就想不开了,要跟一个离异的肯定还有个拖油瓶的中年丧大叔。

“方便呢方便呢,那房随时都能看。”秦骁忙不迭地笑说。

秦骁朝章小刚做了个口型:车钥匙。苏洛见了抿嘴一笑,爽快地说:“不麻烦了,我开车吧。”

“得嘞!”秦骁也爽快地应承。

苏洛看上的那套单层60平的Loft,在二环与三环的交界,与市区虽说有40分钟车程,但这对有车一族不算个事。

何况小区门口便是地铁站,紧挨着一个湿地公园,那不就是天然氧吧?难怪苏洛和老公货比三家后,到底是折回来了。

又细细将房子查验一遍后,苏洛的神色告诉秦骁,这一单差不多定了。

回来后,苏洛和罗成将几种按揭贷款的方式都细致问了一遍。秦骁每算出一组数据,夫妻俩便对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