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公益慈善 >
重磅!监管出手管控融资类信托,有公司制定年内压降30%目标,通道类信托也还得降
作者:方妮
来源:信托百佬汇 ID:trustway
在“去通道、控地产”以外,监管部门为信托业圈定“逐步压降融资类信托”的新目标。
信托百佬汇记者获悉,业内多家信托公司近日收到监管要求——压缩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业务,并制定融资类信托压缩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有数位接近银保监会的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监管部门已对今年的压降规模有初步计划:2020年全行业压降1万亿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信托业务。
另据记者了解,业内已有信托公司制定了年内压降三成融资类信托的计划。
“长期看,信托业要逐步压缩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推动信托公司培育发展财富管理信托、服务信托、公益(慈善)信托等本源业务。”上述消息人士说。
快速增长含隐忧
实际上,一些业内人士对监管出手管控融资类信托并不意外。
近年来,信托通道业务乱象治理取得显著成效,通道业务规模压降明显。但同时,融资类信托业务又“按下葫芦浮起瓢”,出现快速增长,个别信托公司甚至逆经济周期激进猛烈扩张,潜藏风险让人忧虑。
主动管理类信托贷款系融资类业务的主要表现形式,包括工商企业类信托贷款、房地产信托贷款、政信类信托贷款等。过去一年中,融资类信托增长速度甚至高于通道业务收缩速度。
中国信托业协会官方数据显示,事务管理类信托在2019年呈逐季下降的趋势,四季度末余额为10.65万亿元,占比49.30%。与2018年和2017年末相比,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分别减少2.6万亿元和5万亿元,降幅分别为19.6%和31.95%。同样截至去年四季度末,融资类信托规模为5.83万亿元,同比增幅高达34.17%,目前占比26.99%,较2018年末上升7.85个百分点。
在2019年底召开的中国信托业年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明确指出,信托公司现行的融资类业务模式混淆了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的界限;异化了信托计划,产生了“刚性兑付”;扰乱了市场氛围,形成了“声誉风险悖论”,使投资者教育走向了相反,最终扰乱了金融市场乃至社会稳定。
一些受访人士也表示,融资类信托业务多属于类信贷业务,具有一定“影子银行”特征,并不能彰显信托制度的优势,在“刚性兑付”仍未被实际打破且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容易积累风险。信托公司近年“踩雷”案例,也主要集中在融资类信托业务。
具体来看,当前融资类业务的风险主要表现在信托资产的次优性、信托公司风控管理的相对粗放性和信托业抗风险能力的相对薄弱性。其核心在于,信托公司风险管理能力与业务结构和业务增速不匹配。“下一步,各银保监局及信托公司要强化融资类信托业务风险防范。”黄洪当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