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土地 >
父亲的土地

爷爷的爷爷是个因种地而起家的小地主,爷爷也是个种庄稼的行家,所以父亲是个血统纯正的农民,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生于斯殁于斯,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内心,无不彰显着对土地的热爱和依恋。

记得小的时候,别人家的父亲都是教育孩子远离土地,进城出人头地,而我的父亲却时常告诉我''娃呀,在学校把年龄混大,回家和爸一块种地。''虽然父亲用土地养育了我们,可土地并没有带给我们富裕和应有的尊严,我没能遵从父亲的意愿去继承他的伟大事业,而是决然离开了并不喜欢的土地,这成了他一辈子的遗憾。

后来生活条件好了,我多次劝他放下种了一辈子的庄稼,可他执拗地像个孩子。为了显示自己的成就,每次回老家,总是兴冲冲拉着我看他囤了一屋子的粮食。劝地多了,我实在忍不住说道''你这满屋子辛辛苦苦打了几年的粮食,也就值我几天的工资'',父亲受了打击,半年没有理我。

前年父亲大病,做完手术后,不得不随我进城。虽然生活安逸,可他显然少了很多生气,每天很少出门,也很少与我们交流,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这雨下得,麦子咋收呀。''、''哎,到了秋种的时候了,不知道你二哥把玉米种上没有?''、''这场雪下得好,明年该枕着粮食睡觉了。''......。父亲不喜欢看电视,每天却准时收看天气预报,而他的心情也随着天气的变化,时喜时忧。

''爸,庄稼好坏和你有啥关系,咱家又不种地,再说了,就是粮食歉收,还能没你吃的?''我听地多了劝他。

''娃,你是没招过(经过)年经(灾荒),不知道饿肚子的感觉。''

父亲的话在我听来可笑。

突然有一天,闷了半年的父亲又精神起来,每天手里提个袋子,里面叮当作响,早出晚归,看上去很忙很开心,以为他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我担心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直到小区的物业找上门,才知道父亲把院子隐蔽处的一块草坪铲掉种上了蔬菜,此事以我赔钱结束,可是父亲很是不服''留着这么大一块地荒着,还不让人种,真是糟践了''。

受了挫折的父亲闷了几天后,又发现了新的乐趣。他神奇般搜集了许多器皿,家里摆地到处都是,没过多久,这些盆里长出了各种蔬菜,韭菜、蒜苗、菠菜……,家里就象一个蔬菜大棚,父亲像照料自己的亲孙子一样,从早到晚,眉开眼笑,乐此不疲。有天下班回到家里,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问父亲,他满不在乎地说,''蔬菜要用大粪做肥料才长地好。'',对此媳妇很有意见,和我闹了好几次矛盾,最后父亲退让,将满屋子的蔬菜盆子搬走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