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 >
「羊晚快评」深圳出现中国内地首个“破产人”,有哪些破冰意义?

「羊晚快评」深圳出现中国内地首个“破产人”,有哪些破冰意义?

文/张敬伟

深圳出现首个破产自然人,也是中国内地首个“破产人”。

11月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人呼勇(化名)破产。呼勇现有财产不足以清偿140余万元债务,将进入为期3年的免责考察期。按《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规定,通过免责考察期后,呼勇可免去剩余债务。

个人破产,诚为不幸;被法院裁定为“破产人”,堪为幸事。按照法院的说法,“免责考察期,既能让‘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得到‘重生’,也能避免恶意破产的出现。”简言之,这是破产制度给予的制度性关怀,也是法治正义普惠众生的体现。

市场有风险,创业难免坎坷,总会有资不抵债难以清偿的事情出现。因此,企业破产和个人破产立法是市场经济国家的法治常态,很多国家也有成熟的司法实践。

深圳的呼勇号称境内首个“破产人”,自有其深刻内涵。一方面,他是首个依照破产法规而裁定的破产自然人,因此具有司法层面的破冰意义。众所周知,《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虽是地方性法规,但却是我国内地首个自然人破产法规,具有法制和法治两个方面的示范效应。

另一方面,深圳是我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拥有创新创业的活跃市场,无论市场主体和社会个体,既能书写创富传奇,也会遭遇创业失败,甚至会因为其他原因而导致债务难偿。所以,深圳率先立法建立个人破产制度,也为其他地方提供经验,也体现了深圳持续推进改革创新的城市精神。

首个判例不仅体现在司法方面,也为深圳“诚信而不幸”的债务人提供了制度关怀和生活保障,消解了这些人和其家庭的焦虑和恐惧。若无个人破产制度保障,一不小心债务人就会走绝路,家人也会背负沉重负担,形成砸锅卖铁难偿债的恶性循环。

个人破产制度,不仅给破产人出路,给其家人以基本生活保障,可促其重拾生活信心和重启创业之路,也能提升深圳整个城市的法治水平和市场品质,激活全市创业创新活力。

个人破产制度针对的是“诚信而不幸”的债务人。不诚信的“老赖”,恶意破产的自然人,自然得不到制度关怀,反而会依法受到惩戒。

其实,上了“黑名单”的老赖,在生活中已经是变得寸步难行,也失去了市场博弈的机会。即使手中有耍赖得来的钞票,也无法享受高消费生活。至于恶意破产,一旦被发现也会名利双失,得不偿失。